塌房啦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还没出皇城就被抓回去的继父(2),和病娇继子he了,塌房啦,鲜鲜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头越发的昏昏沉沉,但他还是想推开边璟,可是还是不受控制的昏了过去,只听见边璟隐隐约约的声音“阿浮,我的阿浮。”

旁边的侍女也接连的昏了过去,晕倒前,小清看见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爱怜的抚摸着自己继父的面颊,眼中净是凶光,似狼一样的吻上了他的唇。

一旁的侍卫就如同没有看见一样,垂下头,一言不发。

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少爷被抱回了那个奢华无比的皇城。

明德十三年,景明帝崩,太子边璟继位,史称景武帝;其继父崔浮为容安君后;太子继位后改年号为浮容,使得朝野上下一片震惊,民间便传出“崔氏子,惑二皇”的言论;次月,容安太后离京,去向不知。

崔浮身体对于各种药物都有了一定的抗药性,所以昏迷没多久便缓缓转醒。

睁开双眸,抬头便是青色的纱帐,十分熟悉,那是自己生活了近十年的青鸾殿,他想挣扎着起身,抬手却发现自己如玉的皓腕上面挂着两个银色的镣铐,脚上竟然也是。

镣铐上还有叮叮当当的声音,上面竟然还镶嵌了铃铛。

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成了红衣,自己鲜少有红衣,更何况是薄如蝉翼,透过衣服可以看清身体的纱衣。

崔浮的心骤缩,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处于什么情况的话,那就白活了这么多年。

一阵凉风吹进,他猛地回头就看见了慢步走进来的边璟,眼看着他一步步的靠近自己,自己甚至连离开这张床的能力都没有。

边璟看着着一袭红纱,手上还带着自己十岁那年打下的镣铐的崔浮跪在了他的床前,脸上尽是笑意。

“啪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边璟脸上,崔浮拼命的平复着自己的气息“把我放了。”

边璟手捂着被扇的那一侧脸,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渗人。

崔浮看着这个自己从小就养在膝下的继子,说不心疼那也是假的,但是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他如此癫狂的囚禁自己。

边璟突然停下笑声,站了起来,一手擒崔浮的小腿,将他一拉,拉到了床沿;一只手撑着床,另外一只手将崔浮的双手束缚在他的头顶。

一句话没说猛地吻住了崔浮。

边璟连妾室通房都没有,自然对于同房之事不甚了解,只会毫无目的的啃咬这那本苍白的唇,不停歇的吻着,将那唇瓣被吻得鲜红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畸胎

二本正经

空酒杯(GB,女攻)

西卡莫

白月光的丈夫死后

鹿眠春庭

快穿成肉文女主的np替身

向阳花

[红楼梦/百合]搅乱红楼梦

糖醋葫芦

龙王传说之斗淫大陆

JKSXJA